• 甚麼是活熊取膽

我們致力在中國和越南終止活熊取膽。目前有超過12,000隻熊仍被關押圈養,其中以月熊為主 ,還有太陽熊和棕熊等其他品種。會對熊隻定期「抽取」膽汁製造中藥。

大多數圈養熊隻均被困於狹小的牢籠。在中國,有些牢籠甚至連熊隻轉身或站起的空間都沒有。有熊隻自小就被關押在牢籠裡,至死未踏出籠外一步。熊隻可能會因生長得體型過大而無法踏出牢籠,正如 Franz 的情況一樣,因生長空間有限而變得發育不良及體型瘦小。熊隻可能會被關押 長達 30 年。這會對 熊隻的身心健康產生嚴重影響。

儲存在膽囊內的膽汁會以各種 體外抽取 的方式收集並會引起嚴重的傷口感染。多數圈養熊隻都處於飢餓、脫水狀態並患有多種疾病及惡性腫瘤,這不僅會 污染 膽汁,最終還會令熊隻死亡。 只有少數的熊隻會接受適當的藥物或獸醫治療。亞洲動物基金曾目睹過一些因老弱病殘而無法出產熊膽的熊隻被遺棄在 籠中任其餓死。

有病理學報告顯示,從病熊身上獲取的膽汁常受到血液、濃汁、糞便、尿液、細菌及癌細胞的污染。

雖然擁有廉價的中草藥及 合成替代品 ,人們也深知服用病熊膽汁的危害,但活取熊膽仍大行其道。

對熊膽產品的需求 主要來自中國、日本、韓國、越南、馬來西亞和台灣。熊膽產品亦可見於澳洲、印尼、老撾、緬甸、新加坡、美國和加拿大。

大多數圈養熊隻均被困於狹小的牢籠。在中國,有些牢籠甚至連熊隻轉身或站起的空間都沒有。有熊隻自小就被關押在牢籠裡,至死未踏出籠外一步。熊隻可能會因生長得體型過大而無法踏出牢籠,正如 Franz 的情況一樣,因生長空間有限而變得發育不良及體型瘦小。熊隻可能會被關押 長達 30 年。這會對 熊隻的身心健康產生嚴重影響。

儲存在膽囊內的膽汁會以各種 體外抽取 的方式收集並會引起嚴重的傷口感染。多數圈養熊隻都處於飢餓、脫水狀態並患有多種疾病及惡性腫瘤,這不僅會 污染 膽汁,最終還會令熊隻死亡。 只有少數的熊隻會接受適當的藥物或獸醫治療。亞洲動物基金曾目睹過一些因老弱病殘而無法出產熊膽的熊隻被遺棄在 籠中任其餓死。

有病理學報告顯示,從病熊身上獲取的膽汁常受到血液、濃汁、糞便、尿液、細菌及癌細胞的污染。

雖然擁有廉價的中草藥及 合成替代品 ,人們也深知服用病熊膽汁的危害,但活取熊膽仍大行其道。

對熊膽產品的需求 主要來自中國、日本、韓國、越南、馬來西亞和台灣。熊膽產品亦可見於澳洲、印尼、老撾、緬甸、新加坡、美國和加拿大。

終止活熊取膽項目

終止活熊取膽項目

協助終止活熊取膽

協助終止活熊取膽

雖然以熊膽為藥已有數千年歷史,但是活取熊膽卻始於 20 世紀 80 年代的中國。企業家效仿北韓研製的活體熊隻膽汁抽取方法關押月熊並每日抽取膽汁。

中國政府聲稱這種活熊取膽方法能夠滿足當地的熊膽需求並減少為熊隻獲取膽囊及其他身體器官的獵殺行為,從而幫助保護中國野生亞洲黑熊的數量。然而,正是活熊取膽產業的發展催生了熊膽產品商業化及需求的增長,令人們以為野生熊膽更具價值,使野生黑熊繼續遭到非法獵殺 。野生熊隻仍然遭到偷獵,成為活熊取膽養殖的非法來源。

在中國

所有野生熊隻品種都受到中國法律保護,但活熊取膽養殖業仍屬合法。雖然許多養殖場聲稱熊隻均為自養,但送往
中國黑熊救護中心的熊隻都有肢體缺失的情況,很可能是在被野外陷阱捕獲時失去的。

2007 年官方公佈的數據顯示,有 68 個養殖場圈養了 7,002 隻熊。但據亞洲動物基金進行的研究調查,現在至少有 97 個包括 非法設施在內的養殖場圈養著 10,000 多隻熊。據估計,中國活熊取膽養殖場僱用員工數量達 5,000-6,000 人。

中國的熊膽養殖場更傾向於大規模經營,最大的可圈養 2,000 隻熊。大型養殖場通常屬大型製藥公司所有。

雖然為限制活熊取膽養殖及「保護」圈養熊隻制定了牢籠尺寸、戶外圍場出入及許可抽取方法的規定,但這些 規定幾乎無人遵守或得以執行。在拯救工作中,亞洲動物基金目睹了熊隻被長期關押在只有其身體大小的籠中而動彈不得;我們還掌握了養殖場使用佩戴金屬枷鎖及植入導管的非法抽取方法的證據。

「2010 年 4 月,亞洲動物基金拯救了 10 隻來自山東的黑熊。許多熊隻很明顯在我們到達前才被移除金屬枷鎖。」

活熊取膽養殖的主要省份是北方的黑龍江、吉林和西南的四川和雲南。北方地區的養殖場每年有大量的韓國遊客到訪選購熊膽產品。隨著瀕臨絕種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 (CITES) 的禁止一切跨境熊膽產品貿易(特殊許可情況除外),我們正在致力於減少熊膽貿易。

在越南

雖然熊膽養殖、獵殺、販賣熊隻器官及熊膽產品均屬違法,但法律允許將以「寵物」名義飼養熊隻及熊隻表演,
這已成為許多養殖戶熟知及利用的漏洞。雖然多數「主人」聲稱熊隻並非用於活體取膽用途,但熊膽產品的銷售行情卻在節節攀升。

由 Martin Guinness 執導的紀錄片《Moon Bears: The Hidden Truth》(《月熊的血與淚》)揭露了越南非法活體熊膽隻養殖業不為人知內幕。這部紀錄片的姐妹篇,Guinness 的電影《Cages of Shame》(《枷鎖》)揭露了中國活熊取膽背後的黑幕。

官方政府數字顯示,圈養黑熊的數量正在逐漸下降,目前已從 2005 年的 4,190 隻下降到了 2009 年的約 3,500 隻。2012 年的非官方數字顯示,目前現存 2385  隻圈養熊隻。據 2005 年官方預測,全國有 1453 戶熊隻養殖戶。越南大多數的養殖場均屬小規模家庭作坊,另有一些養殖戶或 公司飼養個別隻熊進行不定期熊膽抽取。 

熊隻養殖場主要集中在北方的河內、海防、以及廣寧省的下龍。下龍會接待大批中國、
韓國及台灣遊客。下龍的大型養殖場也規模不小。許多到下龍旅遊的旅行社 會組織熊膽養殖場參觀活動,例如熊膽活體抽取參觀及熊膽產品選購。

在越南,月熊及馬來亞太陽熊都有養殖。據越南內閣  32 號法令的規定,這兩種熊隻同屬 1B 類別(極度瀕危),並受法律保護。但由於缺乏立法管制,熊隻被捕捉圈以提取膽汁或捕殺以獲取熊肉和身體組織的行為仍屢見不鮮。Animals Asia 近年來已在越南和鄰近國家(如老撾和中國)的前往養殖場的途中營救出多隻在野外捕獲的小熊。

透過手術將乳膠導管植入黑熊腹壁和膽囊。

在某些情況下,會透過手術將導管 嵌入皮膚下方,從腹部延伸至 臀部,導管從臀部伸出,養殖人員可在安全距離從黑熊的頭部 提取熊膽。

採用這種方式,每隻黑熊每天可提取兩次 膽汁,每次 50-100ml,但是這種方式也容易因為熊膽結晶而導致阻塞 。

雖然這種方式違反中國的規定,但是成都救護中心的黑熊身上卻經常可以看到使用這種方式的跡象。

一條塑膠管一端會從體外連接至熊膽,另一端則與金屬箱內的膽汁收集包連接。為使金屬箱固定到熊隻腹部,熊隻需要佩戴一副重達10幾公斤的金屬枷鎖。

膽汁在每隔兩週從收集包收取一次。

養殖戶必先爬到熊籠之下,然後揭開金屬箱收集膽汁。 佩戴金屬枷鎖的熊隻常會出現感染、毛髮脫落及皮膚刺激等症狀。Oliver (上圖)佩戴金屬 枷鎖可能已逾 30 年。在 2010 年被救出時,由於過於虛弱而必須在送往救護中心途中 接受緊急手術。

雖然這種方式違反中國的規定,但是成都救護中心的黑熊身上卻可以看到使用這種方式的跡象。

「在我們到達之前棕熊 Oliver 身上的金屬枷鎖已被移除,但仍有一條金屬線從腹部突出。」

透過手術將一條 5 至 7 吋長的金屬導管植入黑熊腹壁和膽囊,供每日擠出熊膽。

使用這種方法推出熊膽的黑熊一般會被圈養在「擠壓 籠子」裡,籠子設有可下推的金屬網格 ,將黑熊推往籠子底部 ,使其不能動彈,方便養殖人員 透過籠子柵欄收集熊膽。

在很多情況下,養殖人員會將金屬網格 長期保持擠壓姿勢,有時 甚至長達數年。Jasper(上圖 )就屬於這種情況,Jasper 是一隻淘氣的黑熊,現在開心地 生活在我們在成都的救護中心。

因為這些導管是永久性植入,所以導管往往會在 黑熊的體內生鏽腐爛。

雖然這種方式違反中國的規定,但是成都救護中心的黑熊身上卻可以看到使用這種方式的跡象。

Jasper 在這種僅相當於他身體大小的「擠壓籠子」裡困了 15 年。

黑熊經受了一次性手術以建立一個從膽囊通往腹部的永久性「開放式」導管或瘺管。熊膽會從這個導管直接滴出。

因為創口會嘗試自我恢復,每次擠出熊膽的過程都需要將金屬管刺穿已生長在傷口上的體膜,以讓熊膽流出。

雖然這種方法宣稱是最「人道」的方法,但在獲營救的自由滴液黑熊中,超過 20% 的黑熊患有瘺管和腹部膿瘡。有些黑熊則因為熊膽滲入腹部而導致腹膜炎。據觀察,以這種方法收集的熊膽會含有膿汁和其他污染物。

這種方法是中國目前唯一許可的提取方法,常用於中國的養殖場。

了讓自由滴液傷口免於癒合,會使用「無形」的清澈有機玻璃導管插入瘺管,並切開表面腹部。

雖然這種方式違反中國的規定,但是成都救護中心的獲營救黑熊上卻可以看到使用這種方式的跡象。

使用臨時導管、泵或注射器從熊的膽囊直接提取熊膽。為黑熊注射氯胺酮後確定膽囊位置 (使用超聲波或是用針管反覆「盲目穿刺」),然後使用導管、泵或注射器提取熊膽。每頭黑熊每次會被提取 80 - 100ml 的膽汁。

這種方法常見於越南。

採取大型腹部手術從膽囊移除熊膽。

這種手術只能每三個月施行一次。由於簡單和惡劣的手術條件,許多黑熊一般經受  4 次此類手術後就會死於 感染。

普遍認為這種方式從 2000 年初就被逐步淘汰了。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