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么是活熊取胆?

中国和越南是我们终止活熊取胆工作的重点,在那里,有大约12,000头熊被囚禁在养熊场里每天抽取胆汁,它们大多数是月熊,也有少量马来熊和棕熊。

大部分取胆黑熊被囚禁在狭小的笼子里。在中国,有的笼子十分狭小,黑熊甚至无法转身或正常站立。不少黑熊甚至从小到大一直在笼中度过。它们可能长得大到笼子都无法装下,也可能像弗兰西那样因为生长空间狭小而变成侏儒。有的黑熊甚至会被关着长达30年之久。这对它们的身心健康都极其有害。

把熊胆从熊的胆囊中抽取出来的方法有若干种,但每一种方法都会引起熊腹部的严重感染。养熊场里大多数的熊遭受着饥饿和脱水的痛苦,还患上了各种疾病甚至恶性肿瘤,这不但会污染胆汁,最终还会导致熊的死亡,而这些熊几乎得不到任何的治疗。亚洲动物基金还曾见证一些不能生产胆汁的患病的熊和年老的熊被放任不管,活活饿死。

病理学报告显示,患病的熊的胆汁常会受到脓血、粪便、细菌和癌细胞的污染。

尽管有不少草药及人工合成制品与熊胆功效相近,价格低廉;尽管服用从病熊体内取得的熊胆会对人体构成威胁,活熊取胆却迟迟没有被取缔。

对熊胆的需求主要来自中国、日本、韩国、越南、马来西亚和台湾。在澳大利亚、马来西亚、老挝、缅甸、新加坡、美国和加拿大,熊胆制品也时有发现。

终结活熊取胆

终结活熊取胆

请为制止活取熊胆伸出援助之手

请为制止活取熊胆伸出援助之手

尽管熊胆作为传统中药已有千余年的应用历史,活熊取胆却没有那么长的传统。中国自1980年代初自朝鲜引入了这一囚禁活体黑熊,并从其体内日复一日地抽取胆汁的技术,开始了这一残忍的产业。

在中国,活熊取胆被认为可以满足人们对熊胆的需求,同时由于不再需要从野外猎杀黑熊,活熊取胆还被认为可以保护野生亚洲黑熊种群。然而,不断增长的养熊产业导致了熊胆贸易的增加,熊胆制品的需求也越来越多。由于野生熊胆制品价值更高,野生黑熊依然遭到非法猎杀,同时也成为了养熊场熊的来源。

中国

尽管所有种类的野生熊在中国都属于法律保护的濒危野生动物,但是活熊取胆和熊胆交易在这里仍然是合法的。很多养熊场都声称他们掌握黑熊繁育技术,但很多来到救助中心的熊都有肢体残缺——可能是在野外套索或陷阱所伤。

根据2006年官方提供的数据显示,共有7,002只熊被关在68家养熊场里。但是据亚洲动物基金相关调查研究显示,中国至少有97家养熊场,其中还不包括一些违法的设施。在这些养熊场中,繁殖了10,000多只黑熊。我们估计大约有5,000到6,000人在为这些养熊场工作。

中国养熊场的规模往往相对较大——最大的拥有超过2,000只熊。 这些大规模养熊场通常都由大型制药厂持有。

尽管政府颁布了规定,对养熊场内笼子的大小作了规定,还要求养熊场提供黑熊活动场所,并只允许无管引流的取胆方式。但这些所谓限制养熊场和保护取胆熊的规定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在亚洲动物基金的救助过程中,我们看到无数熊被关在和它们身体差不多大的笼子里无法行动,也看到诸如铁马甲和植入导管等已经废除的取胆方法仍在使用。

2010年4月,亚洲动物基金从山东一个养熊场解救了十只熊,很显然,在我们到达之前,其中一些熊身上的铁马甲才刚刚被脱下来。

养熊场主要集中在北方的黑龙江和吉林省,以及西南地区的四川和云南省。北方地区常有大批韩国游客,他们会参观养熊场并将熊胆制品购买回国。《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禁止一切跨国熊制品贸易(除非授予特别许可),而我们一直在为减少这种贸易而努力。

越南

在越南,开办养熊场、捕猎熊和进行熊制品贸易都是违法的,但是他们允许将熊当做“宠物”饲养并向游客展示——许多农场主钻了这个法律的空子。很多熊的“主人”声称农场并没有抽取熊的胆汁,但是熊胆制品贸易在越南是个蓬勃发展的产业。

在纪录片《月熊:被隐藏的真相》中,导演马丁•吉尼斯揭露了越南非法养熊场的秘密世界,这部纪录片是马丁之前一部揭露中国活熊取胆业的纪录片《笼之殇》的姊妹篇。

政府官方数据显示养熊场里熊的数量出现逐渐下降的趋势,由2005年的4,190只下降到2009年的3,500只左右。2012年非官方数据显示还有2,385只熊被囚禁在养熊场。2005年官方调查显示,在越南有1,453位养熊场场主。大多数越南的养熊场都是小型家族企业,几个家庭成员或是合作伙伴拥有一只熊,不定期抽取熊胆。

越南养熊场主要集中在北部,围绕河内、海防和广宁省的下龙市。这一区域有大量来自中国、韩国和台湾的游客。

广宁省的养熊场规模较大。很多旅行社向游客提供参观养熊场的服务,游客可现场观看抽取胆汁和购买熊胆制品。

越南的养熊场里有月熊和马来熊。据越南第32号部长令规定,这两个物种都属于1B级别(极度濒危),受法律保护。然而由于缺乏执法力度,人们仍然会为了熊胆贸易而捕捉野生熊,或者为了食用熊肉和熊掌而杀害它们。近几年,亚洲动物基金曾数次解救过被捕猎的野生幼熊它们都被发现于运往越南、中国或老挝的养熊场的途中。

黑熊被实施外科手术,将乳胶导管穿过腹壁,植入胆囊。在某些案例中,我们还发现有人将导管埋在黑熊皮肤下面,一端插入胆囊,一端从黑熊胯部露出。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养熊场主能从黑熊后面相对安全地抽取其胆汁。

使用乳胶导管的方法,月熊每天被抽胆2次。每次产胆量50-100毫升。这种方式容易因胆汁结晶而造成堵塞。

使用乳胶导管抽取熊胆的方式不符合中国有关活熊取胆的技术规范,但是在我们营救的黑熊中,这种方式屡见不鲜。

有些黑熊的身上被固定一组几十斤重的金属马甲,马甲的腹部装有一个铁盒,铁盒中装有采集胆液的塑料袋子,通过植入黑熊体内的胶管收集胆汁。取胆时,取胆的人会设法固定住黑熊,打开金属盒,取出塑料袋。

袋内的胆汁每两周排空一次。为了排空胆汁袋,穿着铁马甲的熊饱受感染、毛发脱落以及皮肤刺激的痛苦。奥利弗于2010年获得营救。他被迫穿着铁马甲长达三十年的时间。救助途中,他身体上的伤口恶化,导致我们不得不在半路上给他做了手术。

使用铁马甲抽取熊胆的方式不符合中国有关活熊取胆的技术规范,但是在我们营救的黑熊中,这种方式屡见不鲜。

黑熊被实施外科手术,将12 - 18厘米长的金属导管穿过腹壁植入胆囊以使人们每天抽取其胆汁。这些长期植入的金属导管会在熊的体内符石生锈。

使用这种方式抽胆的黑熊常被置于“下压式”铁笼中,被笼盖压迫于笼子的底部无法活动,以方便取胆人抽取胆汁

我们还常见黑熊长期被压于笼底,甚至长达数年。使用金属导管抽取熊胆的方式不符合中国有关活熊取胆的技术规范,但是在我们营救的黑熊中,这种方式屡见不鲜。

这就是嘉士伯的笼子(如上图所示),他生活在和他身体大小差不多的“下压笼”里长达十五年。如今他幸福地生活在成都救护中心,是一只淘气的黑熊。

透过一次性手术在熊体内创建从胆囊到腹部的永久性“开放”的导管或瘘管。胆汁从导管自由滴出。

由于创口会自然地尝试愈合,因此每次取胆都要用金属管刺穿伤口上的薄膜,这样才能导出胆汁。

尽管这种方法声称是最“人道的”,但是解救出来的采取自由滴胆汁方法取胆汁的熊中有超过 20% 感染了瘘和腹腔脓肿。有些熊因为胆汁漏进腹腔而感染了腹膜炎。据观察,使用这种方式采集的胆汁含有脓汁和其它污染物。

这是目前中国仅允许的取胆汁方法,被中国的熊胆养殖厂广泛使用。

为了防止无管引流的创口愈合, 有些黑熊腹部的瘘管中会被插入一根看不见的透明有机玻璃管,与腹部表皮齐平以避免被人看见。

这种做法违反中国有关活熊取胆的规范,但我们仍能在我们所营救的黑熊身上找到这样的案例。

这种方法使用临时的导管和泵或注射器直接从熊的胆囊中抽取胆汁。

首先使用氯胺酮将熊麻醉,然后通过超声波或反复使用针进行“盲刺”来确定熊胆囊的位置,确认位置后使用临时的导管和泵或注射器抽取熊胆。一只熊每次可被抽取80到100ml胆汁。这种方法在越南十分普遍。

从胆囊抽取胆汁主要是通过腹部外科手术进行的。

这种手术可能仅隔三个月就会做一次。一般来说,许多熊经过 4 次这样的手术就会死于这种简陋、不卫生的手术环境引发的术后感染。

这种方法被认为于 21 世纪早期被逐步淘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