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ina
  • International
  • United Kingdom
  • United States
  • Australia
  • Germany
  • Italy
  • Hong Kong (EN)
  • Hong Kong (繁)
  • animalasia.lang_fr
  • Vietnam

谢罗便臣的博客

最新博文

为天堂的熊献上一束花!

2010年03月29日, 23:50下午 |

清明节将至,因抽胆而去世的黑熊也受到了人们的关怀。除了棕北小学的50名学生为埋葬在黑熊墓地的黑熊们插上了亲手制作的卡片,香港东方海外国际有限公司的主席董建成先生携夫人董温子华女士也来到这里,为死去的黑熊们送上了花环。

阅读全文  

双喜临门

2010年03月28日, 20:56下午 |

最近我们收到了颜青(Christine)的来信。对于亚洲动物基金在中国救护中心里的工作人员来说,颜青十分特别,她还耐心地利用空闲时间教外籍员工中文!

颜青在成都遇到兰斯(Lance)后,在去年12月离开亚洲动物基金前往美国兰斯的家乡与他共入婚礼殿堂。这是她人生的一次重大转变,现在的颜青已经开始了全新的新婚生活。

阅读全文  

香港狗狗步行日

2010年03月21日, 02:10上午 |

香港的3月简直就是我们的狗狗月!几周前,我们举办了每年一次的亲亲狗医生狗狗步行日,有近百名志愿者、支持者和他们的狗狗顶着高温步行在香港的大街小巷,以此来向人们展示这种四条腿的动物——狗狗理应是人类的朋友而不是食物或皮毛。

阅读全文  

爱的奉献!

2010年03月18日, 22:49下午 |

和安妮一起工作过的同事乃至被她照顾过的黑熊、猫狗都会从打从心底地感激和喜爱她。这位令人啧啧称赞的志愿者贡献出六个月的时间来到了成都的救护中心工作。

安妮是黑熊“马尼”的命名人,她很慷慨地给黑熊们买了很多礼物,同时也是下面这首诗的作者。这首优美的诗是安妮看到黑熊“王子”和“哈维”在熊舍前玩耍时创作出来的。

阅读全文  

他有一颗伟大的心灵

2010年03月10日, 20:40下午 |

“丹尼喜欢被人抚摸,喜欢观察汽车,还喜欢嗅人的脚”,著名诗人本杰明•泽尼凡在 “丹尼猫生活的一天”一诗中这样写到。而这位诗人近期来到了我们成都的救护中心。

本杰明,英籍牙买加拉斯塔法里教派作家及诗人,英国当代文学著名作家,曾在2008年被《泰晤士报》评为“英国战后排名前50位作家之一”。他拥有15个荣誉博士头衔,但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可爱、谦逊的人,他对生活全情投入,毫不保留自己的爱。

阅读全文  

老虎难过虎年!

2010年03月05日, 01:16上午 |

正当我们迎来虎年之时,很可惜很多野生动物园却让老虎这样面临濒危的动物面临困境,甚至是披着娱乐大众的外衣残忍地对待老虎。

亚洲动物基金先后参观了几家野生动物园,我们发现很多野生动物园还在非法利用虎骨酒(或者老虎身体的其他部分)来牟取暴利——对1993年就命令禁止进行老虎身体任何部分交易的法规熟视无睹。

阅读全文  

小“天骄”长大啦!

2010年03月02日, 22:17下午 |

谁曾想到我们的小黑熊“天骄”能张得这么快。2009年末才从新都马家镇救回来的黑熊“天骄”,那时还是我们熊家庭中的小“婴儿”,而如今已经张到50公斤左右了。

热心的志愿者安妮一直在帮忙照顾天骄,并观察她的生活,记录她的行为举止(或者是一些不良行为),告诉我们小“天骄”最近的喜好。安妮拍下了这头调皮的小熊的照片,它可一点都不淑女,很贪玩。当然还有沉思时的照片(下图)。

阅读全文  

新生报道:小熊“老虎”!

2010年02月15日, 03:37上午 |

中国农历大年三十晚上,我们收到一个好消息:越南救护中心的熊经理贝琳达(Belinda)通知我们,我们刚救助的黑熊熊意大利(Italia)产下了一头小公熊。以下内容来自熊经理贝琳达的信件:

“小熊是昨晚出生的(它的母亲是意大利),今早(2月13日)我们发现它身体冰凉,而且还嗷嗷地哭泣。我帮它暖了暖身子,过了一会儿又给它喂了些配方奶,它很满意地吞咽下去。我们都松了一口气。

阅读全文  

掐我一下,我肯定是在做梦。今天上午在成都市中心举行的活动将会载入亚洲动物基金的历史,它是我们在中国淘汰养熊业行动的又一转折点。

为了让“治疗无伤害”项目顺利启动,徐珊出色地完成了工作,她成功地说服了33家成都药店放弃他们所有熊胆制品库存,并承诺将不再开出包含熊胆制品的药方,也不再销售任何熊胆制品。

阅读全文  

安德鲁,我们因你而更坚强

2010年02月09日, 19:04下午 |

网络神奇地把我们与现在和过去连接起来。就在最近,远在英国的玛丽•艾丽斯(Mary Alice)发给我一个叫做“保护地球”的网站,它使那些我对安德鲁充满欢笑和泪水的记忆又浮现出来,我还想起了许多我们深爱但已离去的月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