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ina
  • International
  • United Kingdom
  • United States
  • Australia
  • Germany
  • Italy
  • Hong Kong (EN)
  • Hong Kong (繁)
  • animalasia.lang_fr
  • Vietnam

再见了彩虹,祝你好运

运输笼的门打开了,当彩虹再次四处张望的时候,看到的不再是熊舍的栏杆,而是翠绿的森林。我想,彩虹的心里是否明白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接下里的几分钟里,彩虹一次又一次地犹豫,四处嗅了嗅运输笼的味道,似乎不舍离去。冷静而好奇,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进入鼻腔的,是野外的味道,是烟雾笼罩的山林间清冽的空气。

几分钟之后,彩虹慢慢地从运输笼中爬出,坐在笼子前,继续好奇地四处张望,环绕在她周围的,是神奇的大自然。彩虹时不时地回头望望运输笼,现在她自由了,而运输笼曾经带给了她无限的安全感。

我们几乎不能呼吸,从安全的地方静静地看着它,心里却思绪翻腾:彩虹的三只脚会把她带往何方?同时我们能也暗暗祈祷,希望在以后的野外生活中,失去右前肢,只有三只脚的她不会遇到太大的障碍。

四周前,我们从彭州山区把身陷捕兽夹的彩虹救了回来,这只一岁多的小家伙一直维持着小熊的天性。彩虹的右前肢被捕兽夹严重损害,已经坏死,还有继续感染的迹象。我们兽医Sheridan、高级兽医护士Wendy和兽医实习生Max把她带入了手术室,为她实施了截肢手术,从那之后,我们就开始和中国、美国的生物学家和专家开始了不间断的邮件、电话和Skype往来。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副主席Dave Garshelis是熊研究方面的专家,作为熊生物学家,他在北美和亚洲做研究已经有30多年的时间了。熊生物学家John Beecham也有超过30年的经验,并且为全世界各地的放归项目做咨询。中国熊生物学家刘芳也从事国内外的熊研究,专攻亚洲黑熊在中国的种群研究。

救助之后,彩虹的术后康复

所有的专家一致建议我们把彩虹放归野外。彩虹的身体状况很好,她的恒齿已经发育完整,在被捕兽夹夹到之前,她在野外中生活得很好,无论有没有母亲的陪伴。现在,尽管失去了右前肢,大家有充分的信心,相信作为坚韧顽强的黑熊种群的一员,彩虹,跟全世界各地处于类似境地的黑熊一样,会生活得很好。

在我们的照料下,彩虹逐渐康复,她脾气火爆,性格暴躁。我们尽量避免彩虹和人的接触,每天的不同时段,我们都会为彩虹带来数量不一的新鲜食物。此外,我们还在地上铺设了干草。大多数时候,彩虹都是独处。

这和我们以往照料、看护刚救回来的月熊的处理方式非常不同。不得不和彩虹保持距离,我们也非常伤心。然而,彩虹需要独处,不能和人类过多接触,不能向人类寻求安慰或者食物。但我们知道,没有人在的时候,彩虹也吃东西,而且胃口还不错。

为了获悉彩虹放归之后三个月内的动态,我们订购了一个GPS颈圈。成都和彭州林业部的官员也全力支持我们,最终大家把放归地点定在和彩虹获救地点有一定距离的地方。他们说,夹住彩虹的捕兽夹非常旧,而整个保护区近年来受到了严格的保护,彩虹事件发生之后,他们更是对整个区域进行了地毯式搜寻。两年前,保护区甚至起诉了非法盗猎者,因此彩虹再次被捕兽夹伤害的可能性不大(如果再次被捕兽夹伤害,那彩虹就太不走运啦)。

在接收、消化了所有的建议之后,大家达成了一致的决定:放归彩虹。上周三(9月14日)早上7点我们就开始为放归做准备,为彩虹做了最后一次体检,也安装了GPS项圈。

然而正如所有伟大的计划一样,意外发生了。在彩虹从麻醉中慢慢苏醒的时候,Sheridan和Wendy 发现彩虹有一只破损的犬齿。团队间进行了讨论,最终决定帮彩虹摘掉破损的犬牙,因为感染似乎只会加重。兽医Eddie以最快的速度,全面清除了彩虹破损的犬牙。熊经理Ryan之前在非洲工作的时候,在给动物带上项圈方面有实战经验,因此他帮助彩虹带上了项圈。我们的车子慢慢地开往彩虹的山林之家,而彩虹则在运输笼中慢慢苏醒。

顺着蜿蜒小路往上爬,我们发现了另一个严重的问题:GPS 定位项圈停止了工作,在彭州的山林间,似乎无法接收到信号。

我们马上打电话给美国的生物学家John Beecham,由于担心GPS 定位项圈的自动脱落功能也在未来的三到四个月内发生故障,因此John建议去掉GPS定位项圈。彩虹以后还会继续长身体,而定位项圈的大小是固定的,一旦GPS项圈的自动脱落功能发生故障,无法脱落,随着彩虹的不断成长,定位项圈就有可能会给彩虹带来窒息的致命后果。

现在把彩虹带回救护中心,然后订购新的定位项圈会花费几周的时间,届时放归对彩虹而言太晚了。因此我们又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在没有GPS定位项圈的情况下,在没有任何方式追踪彩虹的情况下,继续放归行动。带着沉重的心情,Sheridan和Wendy最后一次麻醉了彩虹,去掉了GPS定位项圈,然后把彩虹放回放归笼,准备放归。

随着彩虹的苏醒,她再次活跃了起来,她是否意识到,那些温柔地把她放在放归笼的人们并不是她的敌人?笼罩在彭州群山之上的雾慢慢散去,彭州林业局的官员们,Boris、Sheridan、Wendy、Max、Saladin和我都屏住了呼吸,看着Rocky远远地拉开了系在放归笼上的绳子,打开了放归笼的门。

以彩虹这样年幼的年龄,应该是慌慌张张地飞奔而出。但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她安静地坐了一会儿,东闻西嗅之后,似乎得出了结论:尽管附近有人,但是她的森林之家在向她招手。

又犹豫了几分钟之后,彩虹慢慢地贴着放归笼的右侧移动,她快速地回头,恋恋不舍地看那了放归笼最后一眼,然后转头,永远地消失在了我们眼前。灌木丛发出沙沙的声响,低处的树枝轻轻地摇摆着,透过稀疏的树叶,我们看到彩虹一步一步地远离了我们的世界,投入了她的世界。

从放归之后,每一天,我们都在想着彩虹,祈祷她健康顺利地生活着。她找到了妈妈了吗?我们喜欢的野生黑莓,她是不是也一样喜欢?我们救护中心的熊过着幸福满足的生活,她是不是也在野外过着心满意足的生活?

我们团队优先考虑她的福利,全身心地投入,确保她的放归尽可能地顺利而且安全,剩下的,就看彩虹了。带着被救助的幸运,彩虹再一次继续之前的生活,她出生时注定的生活:脆弱,然而野性而自由。

最后,我们的兽医Sheridan也为彩虹写下了一段话,完美地总结了一个奇妙的生命,一个能够回家的小熊的生命:

“在救护中心,每当月熊去世离开我们,我们都会念一首诗。这首诗也可以献给彩虹。她和其他的月熊不一样,她有着自己独特的性格。她不是我们的,我们只是在她康复的时候照看她,她最终还是要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眼里也氤氲了泪水。我们不知道彩虹以后会遇到什么,不知道她以后会有怎样的人生际遇,我们只知道,曾经这个小家伙遭遇了捕兽夹,几乎被夺去了自由,但是为了这个小家伙能重返自由和野外,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现在,她回家了,回到了本来就属于她的家。”

感谢直接或者间接付出的所有人,同时再次感谢中国专家刘芳、美国专家John Beecham 和Dave Garshelis,谢谢付出时间跟我们分享他们的专业知识。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Recent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