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ina
  • International
  • United Kingdom
  • United States
  • Australia
  • Germany
  • Italy
  • Hong Kong (EN)
  • Hong Kong (繁)
  • French
  • Vietnam

再一次,从废墟中站起

到今天,雨势已经减小,成都黑熊救护中心也渐渐解除了洪水的围困。在此,我想对那些积极帮助我们筹措修缮费的好心人们衷心说声“谢谢”。

听起来似乎有点难以置信,不到三个星期前,这边就下起了暴雨,毗河的水位快速漫过了河床。记得那天晚上11点,我们的行政经理周怡然告诉我们说,水政部已经让紫坪铺水坝开闸放水。不过,没有发布任何确切消息,也没人能知道后半夜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不禁让我想起2008年发生的地震,当时英国大使馆命令我们撤退,因为一旦大坝塌方,我们全都会面临灭顶之灾。万幸的是,大坝没塌。

我们祈祷一切灾难都会过去,但令人难过的是,大自然有时却不这么想,如今它又在用暴雨和洪水考验每个人。房屋顷刻间被洪水冲垮,上万亩农田被毁,200多人死亡或下落不明,286000人被紧急疏散。暴雨预计到8月底才会结束。目前当局有关部门已经派出21支队伍到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帮助当地群众度过难关。

那天晚上,我们决定做好万全准备。乔博里和周怡然回到了动物中心,大家聚集在海拔最高的位置——熊医院。水位不断地上升,兽医主任Nic和她的团队把棕熊带到了医院楼下,犬舍的狗被迁移到了医院的顶楼,其它的狗则被带到了医院二楼的居住区。

当晚凌晨1点,大家在房间里席地而卧,对讲机都调到了2频道,保持通讯状态。
保卫处发来的信息接踵而至,一个姓刘的人说目前水位在警戒线以上60厘米。到了早上6点,这个数字变成了45厘米,但保护区的周边及周围农田仍是一片汪洋。

毗河的水位疯狂地蔓延,周围的农田被淹没,特别护理中心对面的一座三层小楼在这两天的大水中被冲垮。所幸里面的居民早就撤离了,但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房子和财产就这样被无情的洪水生生卷走,依然是可怕的一幕。

相比之下,我们比较幸运,但也遭受了相当的损害。河畔的道路被弄出了巨大的裂缝,多处混凝土河岸崩塌坍缩。

当然,即使在洪水的威胁之下,大家也都非常亲切、热情,以乐观的态度面对灾难,自愿承担更多的事情。有太多太多人应该感谢,其中,尤其要感谢易容和保卫处的全体人员,这些天他们日以继夜地工作,为现场所有人的安全提供了保障。

在这期间,项目经理乔博里和他的团队从周围的权威专家那里听取建议,向周围的人们寻求帮助。他们最终成功邀请了三名专家前来查看,提出建议。

今天,我们沿着受灾地区建起了一道由沙包和防水布组成的缓冲带。这只能称得上是临时措施,虽然可能还是挡不住汹涌而来的洪水,但在这样的条件下,它至少能作为一道屏障。



整体的大修估计需要几万美元,顺利的话将会在10月份左右,气候比较干燥的时候启动。具体开销目前没法预测,我们需要与资深工程师进行沟通,得到他的建议及受损状况评估之后,才可以进行预算。

成都的救灾工作非常有成效,在这次救灾中,有很多人齐心协力保护我们的动物保护区,积极扩大影响,让更多的人们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对这些人再次致以诚挚的谢意。

最后,感谢你,亲爱的支持者。感谢你帮助我们渡过难关,让我们得以在终止活熊取胆的事业上继续前行。或许我们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们也会直面地震与洪水的肆虐,拼死抗争。不禁想起那句老话“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正所谓阳光总在风雨后。如果有人见到穿褐色衣服的人会哈哈大笑,我想,他曾一跤摔得满身泥的时候,一定很喜欢用这个借口吧。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