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吉尼亚•麦肯纳到访越南救护中心(一)

11月初,维吉尼亚•麦肯纳坐在香港机场出境处休息大厅,等待着前往越南河内。她从伦敦经历了一夜飞行后看上去依然精神抖擞。我们准备前往越南,在那和越南总监团(Tuan)以及越南的同事会和,同行的还有自由撰稿人西蒙•帕里,他正在写一份关于取胆熊的文章。

团(Tuan)通过多方努力安排了一次去熊场的行程,这对维吉尼亚来说是第一次在养熊场看到这些取胆熊,尽管她知道她必须得去,但她并不愿意看到这些可怜的场景。

当然还是要把首要工作完成了,我们到达河内后,团(Tuan)就安排了我们与洪教授(音译)的会议,洪教授从全国传统医药从业人员协会里给我们带来了令人振奋的消息。紧接着的一个会议我跟团(Tuan)在九月也曾参加过(洪教授和团(Tuan)在那次会议上做了有关使用被污染的熊胆的相关问题的演讲),150名与会代表都承诺绝不再向病患开有关熊胆的药品。 



洪教授现在正努力将这项承诺推广到越南传统医药协会里,希望能将此写进章程和规定,这可关系到全国7000名成员。他还告诉我们,他相信再过五年,熊胆销售就将完全消失。

维吉尼亚很想知道那些服用熊胆的人们在看到这些黑熊凄惨的遭遇时是否有所动容,洪教授回答道,他不认为当人们知道了服用被污染的熊胆制品可能对身体有害这一事实之后,人们还会继续服用熊胆制品。我问他最近是否有接诊过服用熊胆制品后产生不良反应的病人,让我们都震惊的是,他告诉我们他最近有治疗过一位喝过熊胆米酒的病人。这位病人的指甲慢慢变黑并最终脱落。洪教授表示他有告诉过那位病人,如果他继续服用的话,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我们来到了越南最著名的一条医药街Lan Ong大街,同行的还有越南的同事团(Tuan),Chinh和Thuy,他们主要是协助暗访和担任翻译。维吉尼亚假装因为肝病而觉得恶心发呕,她向店家询问有没有可推荐的药。在我们暗访的第三家药店里,女店主向维吉尼亚推荐一款熊胆制品说这个对于肝脏疾病尤为有益。在我们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她就把一盒熊胆药塞到我们手里了。更令人吃惊的是,这盒熊胆药竟产自中国。其地址和联系方式都印在盒子上。这盒药是非法的,而现在我们已经有了盒子和照片为证。





这盒熊胆药价值20美元,药店店主保证说这盒药是刚进口的,很显然,销售记录也说明了这一点。现在中国外事总监张小海正把这些信息传递给政府,我也会在这周末在欧洲议会上做演讲时提出来。

那天下午,每个人都怀着轻松的心情前往谭道(Tam Dao)去看望越南救护中心的黑熊。维吉尼亚为“淘气熊”重新取名为“蕾拉”,算是对一个生而自由基金会支持者如今也是一位助养人的承诺,以蕾拉命名此熊是为了纪念她一位已经过世的朋友。没有比这更好的了,维吉尼亚站在兽舍外,蕾拉申出它的鼻子好奇地嗅着它的新朋友。

我们在救护中心闲逛,竟遇上了我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简,她从澳洲前往英国的途中经过河内,一起的还有她迷人的女儿莫里。我们在一起度过了愉快的几个小时,一起看笨笨的黑熊们在阳光下嬉戏,我们都努力不去想第二天在养熊场会遇见怎样的情景。

未完待续……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