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ney病逝圣帕特里克节 !

这些天,英国皇家动物健康基金会(Animal Health Trust)著名的动物眼科医生Claudia 和David献出自己宝贵的时间,在成都黑熊救护中心为我们中心的部分盲熊带去光明,也让我们这几天充满了喜悦之情,因为像Snoopy这样的黑熊终于有机会第一次看见这个世界了。

可是,希望之中也有些许阴霾。上周,残酷的养熊业才让我们失去了两头挚爱的黑熊:Mafi和Carney。虽然亚洲动物基金高级兽医Heather在过去10天里每天都疲劳奔波,但还是抽出时间写下了关于Mafi体内巨大肝癌肿瘤的报告,也一表对失去刚拯救黑熊Carney的哀思。(下图是Carney刚到达救护中心时的情景。)

周二天的清晨,我们轻轻地让Carney永远地安睡过去,养熊场悲惨生活带来的创伤我们已无法为它抚平。以香港同事Bernadette Carney(她更习惯大家叫她为Carney)而命名为Carney的这头熊非常温柔且容易满足,也打动了每个人的心。可惜Bernadette Carney本人却还没有机会亲眼看看这头黑熊。

可惜的是,黑熊Carney在圣帕特里克节(St Patrick's Day)那天离开了我们,而远在香港的Carney,作为爱尔兰人想必对此特别难接受,她一直渴望着能见见这头可爱的黑熊。(圣帕特里克节是英国爱尔兰著名的节日。)

下面是兽医Heather写给Mafi和Carney的话,也代表了我们每一个人,谢谢博客的每一位读者和支持我们、帮助我们淘汰养熊业的人。毕竟,要是没有你们,这些黑熊还被囚禁在残忍的养熊场里,遍体鳞伤而又孤独无助,生活没有一丝希望。

“在成都黑熊救护中心里,时常经历着大喜大悲,上周就让我们每个人的情绪从高空跌到谷底。我们激动地盼望英国皇家动物健康基金会著名动物眼科医生Claudia Hartley和David Donaldson来到救护中心,义务地用自己的专业技术为盲熊带去光明,也猛然警觉养熊业的阴霾原来从未远去。

自从在救护中心开始它的新生活后,Mafi俨然已是一位优雅的女士,它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阳光明媚的下午,懒懒地在秋千上好好放松一番。

虽然它还算活跃,但这个冬天里食欲开始下降,甚至整个早晨都会腻在吊床里睡觉,我们以为或许这只是最普遍的黑熊冬眠的征兆。因为Mafi仍然还是活跃快乐地四处走动,迎接参观者,也会优雅地吃上几口美味多汁的苹果或是舔舔草莓酱。

可是它的胃口变得越来越挑剔,原本风姿绰约的身材也消瘦下来,警钟终于敲响了。兽医Faithe和饲养经理Donata仔细研究了它的病例和行为记录后,确认这并不像是普通的季节性行为,于是Mafi立即被麻醉做体检。

在手术台上,我们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温柔可爱的Mafi体内有一个扩散性的肝癌肿瘤,重达6公斤多。再一次,强壮的黑熊用它极具忍耐力的天性隐藏了如此严重的病情,要是换作其它动物,想必早就折服于病魔。

我们唯一小小的安慰就是饲养团队给了Mafi良好的照顾,它并没有经历肝癌末期的痛苦生活,而是在享受了四年的玩乐后平静地离开了我们。Mafi在印度语中代表这“宽恕”,所有曾经照顾过Mafi的人都认为没有比这个更适合它的名字了。安息吧,Mafi!

痛失Mafi后,我们都全身心地加入到眼科医生Claudia的工作中,每天麻醉两头黑熊进行眼部的检查和手术,尽心治疗养熊场带给这些黑熊的伤害。

Carney, 2月6日最后一头从卡车下卸的黑熊,也被安排进行检查。在之前进行的体检中,我们发现它患有眼疾,四颗腐蚀的犬牙在靠近牙龈的地方被养熊场的人强行截断,关节也因长期蜷缩在狭小的铁笼中而僵化。

这头老母熊平日里就颇为平静和温和,最喜欢蜷缩在舒适的稻草床里,摆弄趣味性玩具,开心地嚼嚼树枝和水果。但Carney麻醉后,兽医却给大家带来了一个噩耗:Carney左眼完全失明,右眼内有多重小肿瘤。

当我们还在考虑这个棘手的问题时,负责监控Carney麻醉的兽医护士Wendy提出了她的担忧——Carney的呼吸变得很急促。我们迅速地把它转移到X光房间,胸部的X光照片表明Carney患有扩张性心肌病,而且肺部堵塞,很明显,它的心脏功能已经衰竭。

X光也检查出Carney的脊骨严重损伤,髋关节也有严重的关节炎,检查四肢时发现膝盖、肘关节的活动能力极为不好。所有的信息确诊后,我们面临艰难的抉择。

Carney心脏上的问题使得它胆囊摘除手术的风险特别大。而且,它口腔内腐蚀的牙齿非常疼痛,也需要另一个手术将其移除。不仅如此,Carney的右眼患有肿瘤,左眼也完全失明,严重的脊骨和关节炎更会给它带来永无止尽的痛苦。

即使在我们最好的医疗条件下,Carney生活起来也会相当痛苦。最后,我们不得不悲伤地决定就此让它永远地睡去。在它的葬礼上,饲养经理Belinda带来了一束Carney最爱的稻草纪念它,平日这个特别的女孩最喜欢蜷缩在自己的稻草窝里,满足于如此简单的快乐。

尽管最后几天还是有些悲伤,但我想全球的大力支持和慷慨捐款也让我们的团队备受鼓舞,并让救护中心的工作能顺利进展。正是有了像英国皇家动物健康基金会这样的机构慷慨贡献自己的时间和精力,以及全世界捐赠者和赞助者的帮助,我们的兽医院和熊舍才能变得如此完善,我们也才能为黑熊提供最好的照顾。

也正是因为有了你们大家,我们才能离梦想如此接近。我们一起给这些黑熊的生活带来了如此巨大的变化。谢谢你们一直与我们同在!”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