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ina
  • International
  • United Kingdom
  • United States
  • Australia
  • Germany
  • Italy
  • Hong Kong (EN)
  • Hong Kong (繁)
  • animalasia.lang_fr
  • Vietnam

嘉士伯带给我们的慰籍

周四这天的工作是从解剖一只黑熊的尸体开始的,我们原以为这只黑熊可以活下来。这只被四川省林业厅的熊处长命名为“强生”的美丽黑熊,虽然有一个如此吉祥的名字,但还是没能度过难关。

我们从他肿胀化脓的臀部抽出了足足两升的脓水,接下来的超声波检查显示,“强生”是又一头不幸成为肝癌牺牲品的黑熊。

在连续三天不间断的体检、解剖和葬礼之后,现在我们要稍事休息,和中心那些其它的黑熊们来个期待已久的约会了,我知道这些黑熊将给我带来稍许慰籍。嘉士伯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当我站在观察台上(和香港来的同事Tamara和Juanita一起),俯瞰着他的生活区,嘉士伯向上看看,确保自己在我们赞赏的关注之下,然后故意装出漫不经心的模样,走到正在水池边睡觉的黑熊Beau身边,毫不犹豫地对着Beau的臀部猛地咬了一口。

嘉士伯作为中心的“和平使者”,对伙伴从来没有恶意,他只是贪玩而已。但这次好像似乎玩得有些过火,突然从美梦中被惊醒的Beau愤怒地绕着圈子,扑向这个惊扰了自己甜美睡眠的家伙。嘉士伯于是抬头望向我们,脸上带着惊讶的表情,好像在说“我做错什么啦?”如果我没弄错的话,凭着我对嘉士伯的了解,我发誓他正和我们一样,在快乐地大笑呢。

那天傍晚,尽管心情不佳,我们还是参加了在食堂举办的Party,庆祝新熊体检完成,在宽敞舒适的康复笼里安顿下来。我们的饲养组主管王善海(他从拯救黑熊行动开始的第一天—2000年10月—就和我们一起工作了)在Party上说,“我和黑熊紧紧相连,能为它们服务我感到非常骄傲,我永远也离不开它们。”听到这番话,我真的自豪极了,他说出了我们所有人的心声。

几个小时之后,我们将继续为黑熊进行体检,我们将牢牢记住铭刻在美丽的安德鲁雕像上的那句话(安德鲁在两年前同样因肝癌去世)——“你的离去不会让我们软弱,我们因你而更坚强。”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Recent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