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ina
  • International
  • United Kingdom
  • United States
  • Australia
  • Germany
  • Italy
  • Hong Kong (EN)
  • Hong Kong (繁)
  • animalasia.lang_fr
  • Vietnam

五只黑熊顽强求生

带着沉重的心情,今天我就要离开成都,然后在下周飞往德国做路展。想到就要告别黑熊和成都的团队总是觉得伤心,这次尤为明显。我们共同熬过了过去异常艰苦的几个星期。

虽然部分黑熊像Poodley、“西瓜”、甚至是脾气暴躁的Plug目前情况相对稳定,但其它黑熊仍令人担忧。兽医海瑞和我们的兽医团队尤其担心Sarah、Rasta、Suki、Eeyore 和 Flipper这五只黑熊。目前,这五只黑熊被单独隔离在3号大棚,以防止任何可能的病菌传染,影响其他黑熊。

我们像Plug一样地愤怒。我们有理由相信被关闭的养熊场主欺骗了我们,他卑劣地将自己养熊场健康的黑熊换掉,取而代之的是临近养熊场中身体虚弱濒临死亡的黑熊。真是聪明!

但是,就在这位养熊场主埋头数钱的时候,他应该知道我们并不后悔花在这些可怜动物身上的赎金,虽然这些黑熊被他们折磨得身心俱残,但至少我们有机会能终止他们身上的痛苦。而这些黑熊的故事也将通过媒体传遍全世界,让这个贪婪的行业蒙羞。这位养熊场主这次也许为了牟利太过聪敏了一点,因为就连有关的政府官员都被这批黑熊的惨状震惊不已。

从死亡的11头黑熊身上摘除的肝脏有正常肝脏3倍那么大,周围的肌肉纤维也严重腐烂,能勉强称作“健康组织”的也不到一英寸。这一切都无疑将成为国内医生收集的又一全新有力证据。任何有正常思维的人都不会从患有如此严重疾病的黑熊身上榨取胆汁。现在我们比起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信这样的熊胆药品极有可能危害人的健康。

现在我们正一点一点地从身体上、精神上帮助这些饱受摧残的黑熊康复。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Recent Blog Posts